第三十章 阴司抗辩

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,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温颜欣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黑桥村www.heiqiaocun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

凤凰台金陵城西南方向。相传南朝刘宋文帝元嘉十六鸟翔集山间,孔雀五彩羽毛,鸣叫音声谐,引众鸟群附,凤凰,此番祥瑞被认“百鸟朝凤。”

刘宋朝廷纪念此番祥瑞,将此更名凤凰保宁寺高台,名凤凰台。

李佩凤早诗词凤凰台,仪已久。跟佩儿相约,便带周秀才凤凰台。

周秀才害怕黄四儿跟索命,本,李佩凤告诉,今

黄昏分,跟佩儿相约辰差,李佩凤焚化祭品,点三柱高香,始给黄四姑娘招魂。

周秀才跪,口念念词,祈祷黄四姑娘饶恕罪恶。

阵冷风吹,山林瑟瑟响,见鬼影樱交移佑纳畹纳焦壤锎匆簧砜奚苄悴琶倾と唬黄u勺诘厣希贩6际似鹄础

周秀才吓磕头捣蒜,嘴念叨:黄姑娘饶命,黄姑娘饶命!

。”冷冰冰声音,让周秀才寒彻骨髓。

周秀才抬,见黄四儿身白衣,容雪白,站金甲神

黄四儿盯周秀才,:“周公,应该听句话:,盖世间必伸理;尚义,虽冤妇仇!”

罪孽深重,虽百死莫赎其身。,功名比已经科场祟,毁掉功名,够吗?”周秀才抬头申辩。

黄四儿伸指痛斥:“毁掉功名,败类本官,此乃社稷,公义。非报复。背信弃义、毁名节,害两条命,私仇,岂报?”

周秀才理屈词穷,转跪求李佩凤:“李长,您担保,黄四儿答应性命。八十老母,三岁孩求求,求求吧。”

李佩凤刚口,黄四儿伸制止:“施私刑害性命,逍遥法外。已经阎君府将,阎君派神差拘捕,必须接受阎君审判。”

黄四儿完,两金甲狱卒将绳索套周秀才脖颈,押往

黄四儿向李佩凤礼,:“七阎君府堂审理此案,李师愿替周秀才辩护,参加审判。”完消失

李佩凤正懊恼,佩儿突

咋才回?周秀才让黄四儿抓走,性命难保。?”

佩儿却:“早回,刚才,陪黄姑娘。”

何?身?怎劝阻黄姑娘?”

劝阻?黄姑娘报仇伸冤,公正审判周秀才渣,妥?”

“周秀才虽死。且男欢欲,本身并罪。圣承认:饮食男欲存焉。至黄姑娘珠胎暗结,羞愤死,周秀才责任,黄姑娘责任吗?毕竟周秀才直接杀。”

“黄四儿建议渣辩护吗?歪理跟阎王,阎王。”

李佩凤气疯,却奈何。佩儿:“童吗?话,走吧。回哪。”

做错什走!再使命呢。”佩儿回嘴,并

李佩凤突清虚丫头00缘分,问:“清楚究竟谁,做。”

佩儿,终:“妨。青,三百仙界丫鬟。三百。至已经禀告庭,阎府审判周秀才案结束,让黄四儿姑娘升入仙班,掌管间婚姻。”

“三百?”

“因穿越乘坐架航班穿越直接。”

?”李佩凤问。

青羞涩:“其实准确狐狸。”

呢?谁?”李佩凤急搞清楚身份。

鬼,神。原因进入灵界,妖魔,才已穿越避难,再泄露法力庭全收回。”

约定,李佩凤跟佩儿府阎罗殿,参加由阎罗亲审理黄四儿控告周秀才败坏伦、害死案。

阎王殿摆满十八套刑具,分别应剥皮、腰斩、车裂、俱五刑、凌迟、缢首、烹煮、宫刑、插针、鸩毒、锯割、断椎、抽肠、骑木驴、刖刑、梳洗、灌铅等十八酷刑。

黄四儿姑娘原告跪,周秀才则被告被几鬼卒绑,由阎王决定施刑罚。

黄四儿姑娘指控,被告周秀才身读士,败坏圣训,诱奸民,致死两命,罪赦。

阎王判定:周秀才脸皮,故应予剥皮;纵欲诱奸,故应施宫刑;背叛盟约,全肝,故应施抽肠挖;导致原告投缳,故应施缢首;始乱终弃、丧尽良,故应综合施加锯割、断椎、梳洗、灌铅、车裂、凌迟等酷刑。

阎王殿酷刑极其惨烈,剥皮例:鬼卒将周秀才脱赤条条清水洗干净,剥候由脊椎刀,背部皮肤分两半,慢慢刀分皮肤跟肌肉,像蝴蝶展翅

其次宫刑,专门付周秀才风化案犯酷刑。鬼卒先拿绳周秀才殖器包括**绑,让血液流通,坏死,拿利刃全部割掉。割掉拿香灰盖,止血,拿根鹅毛插尿。等间再鹅毛拿掉。

再次梳洗,鬼卒将周秀才剥光衣服,裸体放铁床水往浇几遍,铁刷皮肉。像民间杀猪水烫般,直皮肉刷尽,露白骨。

抽肠让周秀才求死酷刑,具体做法条横木杆间绑根绳,高挂木架,木杆铁勾,另端缒著石块,像秤。将铁勾放,塞入周秀才肛门,肠头拉,挂铁勾後将另石块向拉,,铁勾端升,周秀才被抽,高高悬挂条直线。惨叫几声,气绝身亡。周秀才被阴间抓,却死,零受罪。

残忍凌迟,叫千刀万刮。凌迟尤残忍,它由两鬼卒持利刃割周秀才肉,割600刀。割1000刀断气,周秀才割完600刀更加痛苦。

周秀才酷刑实施五更分才宣告结束。

李佩凤阎王殿套野蛮、落刑讯方式非常反感,阎君:“算周秀才十恶赦,死抵罪赋与权利,残忍艺术,摧残乐趣,实际背叛。”

阎王:“设置酷刑威慑,否则恶奸贼更加肆忌惮。”

争论价值理性工具理性冲突,李佩凤冲突超越文化永远争论